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3172阅读
  • 0回复

大诗界《每日速递》第一期(总一期)

级别: 詩相
大诗界《每日速递》第一期(总一期)
选稿:行路的风
本期诗人:邓流沙  云淡淡  梓里山人  惠永臣  梅苑飞雪  那片云有雨  楚衣  穆高举
(排名不分先后)          

诗人作品链接

追赶黄昏的人--------------------------------------邓流沙
处暑-----------------------------------------------云淡淡
初秋-----------------------------------------------梓里山人
山林-----------------------------------------------惠永臣
念你如初-------------------------------------------梅宛飞雪
诸王在---------------------------------------------那片云有雨
花草集:睡莲  苔藓--------------------------------楚衣
秋天﹕一棵树信仰的马匹------------------ --------穆高举


《追赶黄昏的人》
文/邓流沙

整个原野都发动起来
去迎接一场庆典
脚步声在地里生风
踢开了路中心的一颗石子

夕阳的镜子
照着身后最后一丝火苗
追赶黄昏的人
看到自己抵达天边的黄河

一肩挑起秋天的果粒
整个原野都跟在路上
树叶在路旁轻收起掌声
黄昏的故事听得真切


《处暑》
文/云淡淡

未曾撤离的困兽犹斗
一处盛大的虚无
总是被暗夜偷偷占有

是你注入它更多的活力
撤出那些衣衫上的余热和湿度
送来晚风干爽的轻抚

那些埋进夏日的时光
寄居在羽毛的根部
划过天空之后
在空谷里荡起回声

一双手穿过
能否捉住夏日最后的蝉鸣
旷达是留给天空最大的回音壁
它平息火焰的晨钟,海水的暮鼓


《初  秋》
文/梓里山人

银环蛇盘着黑暗
懒懒的吐出即将溶化的黎明

露水
听不懂我的方言,也不去寻找
自己的省份
挂在叶尖上,被汽笛声
叫走

银环蛇开始蠕动
用信子探测季节

露水,成了凌晨的主题
时而把我的梦返青
时而掉下来,润湿龟裂的
爱情
我的心,被银环蛇
捅了一针


《山林》
文/惠永臣

一直伸向天堂的栈道,被暮色裹住
潮湿的苔藓,爬满沿途的崖壁
绿色的绒布,包裹不住生命设置危险的悬崖
有人失声,受到惊吓的水珠
滚下脚的深渊。没有一丝声音
生命的细微,比呼吸还平静

光亮羞涩。它们挤出来的温暖
在暮色里显得惶悚而又无助
一棵倒伏的树
替谁在鞠躬?时光在上面留下的伤疤
被尘埃的嘴巴
舔舐。没有人跟在身后
我多想靠在它上面,体验一下疼的感觉


暮色在不断加重身体的重量
天堂还远,那就登上山顶
顺便看看灯火烂漫的人间吧
山林如此寂静,连渐渐亮起来的月光
也不敢轻易弄出点响声
只有鸟鸣,时断时续,诉说着疾苦
而我,向虚空伸出手臂
试图抱住什么
但最终,苔藓上的水珠
又被我碰掉了几颗
回声,就像我想起你时的那一阵心跳


《念你如初 》
文/梅苑飞雪

绝尘而去的马蹄消失无影
掌灯人坐在暗夜
用茶水清洗心底伤痕
八月 草木渐冷
那些内心的暖已被覆盖

不需要探问  走了的永远去了
原有的风景只留下些许印迹
谁还在原地打扫尘埃
在半梦半醒中幻化呼声
喊声被凡尘劫走 空留些许愁恨
这绝情的真谛谁撰写的如此深刻

我枯竭的山头满是凄凉
那些白色的梦被无尽的黑取代
而我依旧念你如初
昨天的我 未来的我
因你的影子而生动


《诸王在》  
文/那片云有雨

今日,我不是公主
不是二八的水晶美人
我是长安城上的一轮明月
是私藏了一湖蛙鸣的翠色荷塘

诸王来给我庆生
不过就是让我在一坛千年美酿与
一朵处子花之间,一再
确认自己

既然不能安于女红诗词
也羞于漪梦中的一声声娇腔
那就来挑一匹烈马
看我潮涌的腰身,如何征服天边的水湄
春日无疆


《花草集》
文/楚衣

5、睡莲

蹲下去,有些柔软,就往花瓣上走
水迎过来,清冽的笑声,即刻落进影子
阳光经过的女子,掌心里的时间
属于羞涩,挂七八点的颜色

那样,一池红尘就忘了
一弯月,也可以用雪一样的头发,清洗深夜的旧伤
三千里空城,会在几片叶子的圆满背后
保存一次亲吻,记下一滴泪水

6、苔藓

与其被囚,不如突破,让衰弱完全表现
向一切美投降。那温顺的,倾听的,默默无言的接受
会容纳每一种漫无边际的思想
为丛林的轻纱,披一层薄薄的太阳

这些岁月,看起来饱经沧桑,愿望们都拂袖而去
赤裸的阴云,或哭泣,或建立一座寺院
追不上的过去,又被后世厌弃
但年华,恰是在错误中,才能到达生的谷地


《秋天:一棵树信仰的马匹》
文/穆高举

我出生在一张巨网之中。我攀附着——
经线和纬线成长。“我有许多离开的理由!”
孤独的鸟群加入我的孤独。我在命运的窗口撞上透明的玻璃

窗外的树有树的存在方式。它们同样来自孤独
它们同样有守护的愿望。它们编织着——
用属于自己的春华秋实,也试图尝试围困轻风流云……

落叶就是一棵树的马匹。秋天是释放马匹的季节
我幻想玻璃就是大海平滑的面孔并设置游动的船只
诸多担心之一就是与目标有了更远的距离。“落叶坚信大地就是天空”

“母亲的任何一次分娩都会形成新的秩序。”就像鸟雀四散奔逃
我开始相信我不会辽阔并且粗糙、不堪一击
我有我的马匹,是否会是某画室里颓然燃烧着的向日葵
分享到:
QQ:1661576703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