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2660阅读
  • 0回复

草命(组诗)

级别: 詩相

草命(组诗)


静静的谷底

惊扰了树的安宁、草的梦
蚂蚱是乱飞的碎片,蟋蟀的锯子
戛然而止,紫荆条上的臭虫
抱成一团,用力抽打了入侵者
一条土蛇带着病,串入更深的草丛
是的,我是陌生者,不小心跌入这谷底
时间真的停下来,真的让我一点点
看清,找到了自己,一个草木之人
一个小虫子,融入草木之中,有一个小空间
静静躺下来,或者,在树草中游动
尽情唱歌,忘记了外面的喧闹
是多么幸运又幸福的事情


槐树叶上的毛虫子

七月的山坡  
晌午,太阳,一块烧红的铁
毛虫子,潜伏在槐树叶背面的  
小火星,溅在劳动的手背上,心灵上
就在今天,也没有人发现
一道红印早已消失,钻心的痛直达骨髓
在一个冷却的人,一首冷却的
诗体内,毛虫子蠕动
一个人的一生


草命里的一只蚂蚁

荒芜的草,茂密,向远处延伸
一直延伸到一个孩子的心里

蜻蜓在空中盘旋
画着一圈圈的想象,和一刹那的走神

不远处,几只麻雀
叽叽喳喳,落在电线上,又飞走了

起伏的坟,一座连着一座,空空的铺开
荒野里,草海淹没了,草命里的一只蚂蚁

毒辣的太阳,蒸发着地气,远方的蝉
把无人的泥土小路,叫得更加空寂

整整一个上午,墓地里,除了一把
镰刀刷、刷、刷的声音,再没有一个人出现


哑虫子,身边几座暗哑的坟

草很深,几乎漫过树苗和那人
太阳很毒辣,热浪在蒸发、上升
虫子的鸣叫,洗着镰刀的快
旷野里,除了寂静在铺展
还是一望无际的寂静,在铺展
他,孤单在闷热里面的小虫子
一个哑虫子,身边几座凸起的坟
忧伤的云朵,在飘


一个大火球,追赶着小火球

树和草冒着绿烟
虫子的锯齿,在水深火热里,异常尖锐
那持锄的人,是主题,他不是在点火
是被火点着了,耕作里的小环节
不可缺少,必须与自然和谐,不需要发现
太阳,一个大火球
追赶着小火球


蝉鸣

枝上的蝉,咏经,浮动着水
一片片树叶,也是一朵朵浪花
水波的涛声,一浪一浪泼洒开去
每一个卑微的生物,都是在放松
每一个个体的毛孔,都是在打开
没有树,没有花草,没有喧嚣的虫子
唯有一圈圈涟漪的寂静,在扩大
在包容所有躁热的生命,尘埃落定
林荫清凉,野花野草安静林底
沐浴,在清澈明晰的音乐中
自由游动的,是脱壳的灵


夏日,树荫下悠闲

赤脚,一沾上潮润的土
沁凉就上升到心,瞬间安静下来
枝叶摇曳,美妙的姿影下  
蒲公英、苦苦菜、猪耳朵草  
都是我的小妹,一粒细微的尘埃
离不开土,离不开草丛的虫子
我可以伸出树的枝丫,撑开炎热的烦恼
树也可以打开我,打开我与土的秘密通道
打开小妹的画笔,我也是画笔伸展的一部分
一串鸟鸣,一行书写的小字
随便涂画着蓝天


大雨,捉鱼

他们惊慌四散
他们是上了岸的
泥鳅,王八,螃蟹,螺蛳,蛤蛎......
已变异,尾随着人,成为人的一部分  
而我仍不紧不慢,不改变,喜欢大暴雨
喜欢这夏天涨水,一个人在雨中湿透
一个人提着竹篮,到沟渠里捉鱼,多美
但我奔涌的情感,早已成为空泛滥
哪有什么鱼,哪有哪怕细微的虾米
都绝迹了,哪里还能,在碎银里网住碎银
都污染了,哪里还能,在洁白里捕捉洁白
我只能网住自己,一条鱼纯粹的记忆
一去,不复返


梨喜欢上苹果

梨在梨树上,丰盈
苹果在苹果树上,红透
梨喜欢上苹果,苹果攀上梨枝
梨和苹果之间的故事,延伸出翩翩的浪漫蝴蝶
咫尺天涯也罢,终身不能连理也罢
羞涩的花开着,相思的果结着
生前,被吃掉的是肉体
死后,发芽的还是果核
分享到:
QQ:1661576703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